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正文

不要把生态脆弱区变成粮仓 政协委员和专家直面云南生态修复“硬伤”

时间:2019-07-20 10:23:24     来源:云南网

   “既然是生态脆弱地区,就不要想把它变成粮仓,也不要把它变成经济作物生产地,只能以生态为增长极。”云南省政协委员、省农科院专家唐开学说。7月19日,记者从云南省政协举办“生态脆弱地区的生态保护与修复”民主监督协商会获悉,鉴于云南生态修复现状,10位特邀委员和专家“掷地有声”,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提出具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的意见建议。

不要把生态脆弱区变成粮仓 政协委员和专家直面云南生态修复“硬伤”

   民主监督协商会现场

   云南生态修复面临两大“硬伤”

   省政协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全省矿山地质环境影响严重区、较严重区占到国土总面积的18%。生态脆弱区的生物多样性维护、水源涵养和土壤保持等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还在下降。

   “对我省生态保护与修复工作,除了存在盲目乐观的认识以外,一些干部中还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习惯于沿用打造城市景观的方式,急于见树见绿,搞短期突击、仓促上马工程,缺乏从全局谋长远、进行系统治理的思维。”该负责人说。

   云南生态修复面临两大“硬伤”,一是在我省的不少地方,生态保护与修复大多还是单一部门围绕单一要素开展,种树的只管种树、治水的只管治水、护田的单纯护田,缺乏系统性、整体性的规划,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但并没有取得应有的成效。

   二是在构建全社会共同参与的体制机制上还有差距。我省许多地区生态保护与修复的投资来源主要依赖政府,渠道单一,企业参与的积极性不高,社会资金投入不多,资金缺口大和融资难成为生态保护与修复工作最大的难题。

   嘉宾“亮剑”

   刘卫红:让民众共享绿色发展红利

   省政协常委、致公党云南省委专职副主委刘卫红认为,我省生态修复目前无系统的相关配套政策、无专门的法规、无长效生态补偿政策、缺少系统的资金引进和扶持。

   “建议积极争取国家生态补偿、原结构调整金融税收政策的支持;出台有利于生态脆弱地区保护和修复的地方性法规;实行分类分级的补偿政策与精准扶贫政策结合,使民众共享绿色发展带来的红利;拓展资金引入渠道、助推生态保护与修复;构建公众参与机制平台,通过建立公众荣誉积分,逐步制定相关激励政策。”刘卫红说。

   卢云涛:要评估资源环境承载能力

   省政协常委、云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卢云涛认为,生态修复要把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作为生态脆弱区生产力布局的重要依据,评估承载能力是否超载,识别资源要素短板,引导和调控不同区域的开发利用方式、强度及规模。“例如,滇东南喀斯特地区应科学界定耕地开发上限;滇西北农牧交错带要防止草场等资源超载利用;沿江干热河谷地带的开发利用应充分考虑水资源等短板。”

   唐开学:生态脆弱区不要把它变成粮仓

   省政协委员、省农科院党委书记唐开学认为,生态修复要科技先行,对某一区域,根据退化的主要原因,要有一个科学的、顶层规划,再系统安排科技项目来确定如何保护和恢复。如大家经常说的乔灌草结合,说的是一个结果,但在实际操作时,科学的做法应是草灌乔的顺序来恢复。但在实际工作中,往往都不是先种草,都是先栽树,有些地方连年栽树却不见树。但就是没有人愿意从种草开始,对生态草的研究也得不到重视。

   “既然是生态脆弱地区,就不要想把它变成粮仓,也不要把它变成经济作物生产地,只能以生态为增长极。不能简单地让企业去保护,要根据退化程度来限制负荷(物质生产),有些地方只能以公益为主。”唐开学说。

   陈穗云:贫瘠地不宜采用商业化草种

   省政协委员、云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院长陈穗云认为,生态修复应避免当前部分种植项目全省一哄而上,后期各地恶性竞争,使得扶贫项目经济效益无法达到预期局面。“而且连片种植单一经济林或中药材,后期一定存在产量大幅下降、病害易发等问题,到时候又需要使用肥和药来控制和调整,与生态修复初衷背道而驰。”

   陈穗云建议生态脆弱地区应当选择用最小的自然生态代价可以实现的扶贫项目,长短期效益兼顾,少量条件相对良好区域用于发展扶贫生态产业。大量土壤贫瘠、坡高路陡、水有效供给困难、后期管护成本高的区域,不宜采用商业化草种、树种进行修复。应繁育本土耐贫瘠、适应力强,自然繁殖系数大、扩散能力强的荒山绿化植物种类。

   达布希拉图:打造智慧农业种植模式

   省政协委员、致公党云南省委参政议政委员会副主任达布希拉图认为,农村分散式土地经营,由于从业者知识水平等不平衡,农民种植农作物存在不科学施肥、用药导致农产品品质下降、环境污染等现象。加上农资产品、商家的多样化,农民“眼花缭乱”,真正科学的种植技术,很难应用推广。抚仙湖流域基本农田即是由于分散经营,而导致农民难掌握科学施肥,习惯性的大水大肥导致威胁抚仙湖水质。

不要把生态脆弱区变成粮仓 政协委员和专家直面云南生态修复“硬伤”

   民主监督协商会现场

   “建议打造新型生态-智慧农业种植模式,以科学化精准灌溉和智慧化管控为技术手段,全面解决抚仙湖农业生产种植各方参与主体的诉求与痛点,实现“土地可耕种-农民有收入-政府没负担-生态又环保”的多赢发展目标。”达布希拉图说。

   刘英:让绿色金融真正支持到绿色项目

   省政协委员、云南惠众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刘英认为,目前,财政补贴和社会捐赠难以解决生态修复所有的资金需求,绿色金融在我国也已经推行了几年,但其对生态保护修复的支持尚未充分发挥作用,担保和还款来源难以落实。

   建议激发金融机构内生动力,对绿色信贷的风险管理指标、考核指标给予政策倾斜;对绿色信贷基数大、占比高的金融机构,给予监管正向激励。并尽快明确绿色认证标准,使绿色金融真正支持到绿色项目。

   “同时,发挥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的作用,为生态保护修复项目实施担保,获得更多金融支持。”刘英说。

   6大要点体现委员专家思索成果

   记者了解到,在本次会议举办之前,省政协通过委员移动履职APP平台,开通网络议政室,发布了“生态脆弱地区的生态保护与修复”协商议题,共邀请了182位省政协委员和专家参与发声,截至7月10日,共收集到63位委员发表的212条意见建议。

   委员专家们的“真知灼见”主要体现在6大要点:按照“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修复为主”的方针,树牢“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摸清家底,建立全省生态保护及修复的大数据库,制定生态脆弱地区综合治理规划;健全完善生态保护与修复的监测与监管体系,建立修复区和保护区全覆盖的监测预警网络,对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进行定期评估;推进科技创新引领,为生态保护与修复提供技术支撑;推进绿色金融创新,助力生态脆弱区协调发展;加强生态建设的基础设施投入,特别是生态用水和节水灌溉措施。

   委员们还从生态保护与脱贫攻坚、实施生态移民工程、建立生态保护与修复基金和生态补偿制度、生态价值核算、水库电站建设、强化生态红线落地管控、热带雨林保护、退化林地修复重构、生态建设与乡村旅游及健康产业融合发展等提出了很多切合实际的意见建议。

   会后,省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将梳理归纳委员专家们的好点子好思路,并以政协专报的形式报送省委省政府决策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