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正文

[野生动植物]不打扰,就是最好的保护

时间:2019-01-25 10:13:49     来源:江西日报

不打扰,就是最好的保护

——白鹤“爱爱”引发的思考

1月19日,白鹤“爱爱”(下)和它的伴侣在黄河口嬉戏 张树岩摄

 

  这是最近几则有关候鸟越冬的新闻——

  1月20日,记者从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获悉,鄱阳湖已监测到白鹤3393只。

  1月19日下午,山东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黄河口管理站副站长张树岩向本报反映:去年在南昌市高新区鲤鱼洲管理处被救,后送到吉林莫莫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放飞的白鹤“爱爱”,当天仍待在黄河口,看不出将飞抵鄱阳湖越冬的征兆。

  1月15日,永修县海事、公安等部门切割了一艘民用船只,原因是1月12日,这只船私自载着民间“观鸟团”闯入白鹤觅食区,惊动了鹤群,致使鹤群飞离了湖区。

  …………

  这个冬天,因为深受江西人民喜爱的白鹤“爱爱”被找到,鄱阳湖候鸟保护工作备受关注。“爱爱”去年为什么在赣江南支流的鲤鱼洲“落单”?这个冬天“爱爱”为什么没来鄱阳湖?如何让鄱阳湖成为越冬候鸟最安全、最理想的家?

  一直监测“爱爱”、保护着“爱爱”的张树岩告诉记者:“白鹤和我们人类一样,都是自然的一分子。不打扰它们,就是最好的保护。”

  “要像保护家人一样保护候鸟”

  1月4日,省委书记刘奇从湖口县石钟山码头乘船溯湖而上,督导候鸟保护工作时强调:“候鸟是自然赐予江西的宝贵财富,是全人类共同的珍宝。我们要像保护家人一样保护候鸟……”

  省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局野保科科长单继红告诉记者,白鹤在全球有三个种群,目前仅存东部种群,且每年都会到鄱阳湖越冬。白鹤是大自然的精灵,选择鄱阳湖,的确是大自然赐予江西的宝贵财富。

  那么,为什么“爱爱”是在鲤鱼洲“落单”呢?更多的人认为,当年鄱阳湖食物减少是主要原因。

  古语说“风声鹤唳”,白鹤能够在地球上生存6000万年,被称作是地球活化石,说明白鹤机警过人,躲避天敌的能力非常强。省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局党支部书记涂晓斌告诉记者,决定白鹤是否光顾一个地方,有几个基本条件:水位、食物和隐蔽条件。相对于浩渺的鄱阳湖,有近2万人居住的鲤鱼洲并不是白鹤理想的越冬地。前几年,鲤鱼洲都发现了数量不等的白鹤,这反证了鄱阳湖生态系统受到了影响,白鹤来鲤鱼洲觅食,是“不得已而为之”。

  “候鸟是湿地生态系统的顶级消费者,对环境变化非常敏感,候鸟被称为湿地生态评价的生物指标。”南昌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博士王文娟认为,近年来鄱阳湖出现沉水植物减少、滥捕鱼类、枯水程度加剧、水质恶化的湿地生态问题,均可能导致鸟类多样性和群落结构发生变化。

  庆幸的是,我省已在维护湖区生态,筑牢鄱阳湖湿地安全防线方面,采取了不少措施——

  比照国务院出台的《湿地保护修复制度方案》,我省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湿地保护管理的通知》等十余个文件;开展打击破坏湿地行为的“清河行动”“雷霆2018”专项整治行动;召开违法违规占用湿地排查整改会议,对全省范围内占用湿地的工程建设和光伏发电项目进行排查和整改……

  2018年2月1日起,沿湖15个县(市、区)开展了为期60天的“雷霆2018”鄱阳湖区联合执法专项整治行动。林业、农业、水利、公安联合成立四个工作组,分赴各地督促指导,发放和张贴宣传单,签订责任书,对围猎候鸟、非法采砂、非法开泽种地区域加强巡查,出动巡查人员6800余人次,联合执法160次,查处违法犯罪案件121起,查处无证采砂船39艘,平毁非法围堰2.9万米……

  去年底,有媒体曝光彭泽县和瑞昌市存在违规占用湿地问题,我省组成联合调查组,厘清事件责任,提出整改意见和相关责任人员处理建议。

  2018年底,全省湿地数据核查显示,与2017年底相比,全省新增湿地保护地102处,其中湿地保护小区97处,水源保护地5处;新增受保护湿地面积13113.64公顷,湿地保护率上升1.45个百分点。全省受保护湿地总面积达到50.23万公顷,湿地保护率为55.2%。

  “让鄱阳湖成为候鸟最温暖、最安全的家园”,江西这一承诺正逐渐变为现实,目前在鄱阳湖越冬的3393只白鹤,正是大自然给鄱阳湖最美的馈赠。

  “要像查人命案一样严查毒杀候鸟行为”

  人为捕杀候鸟,是威胁鄱阳湖候鸟安全的致命因素。打击人为捕杀、毒杀候鸟行为,我省从不手软。

  2018年12月24日,九江警方接到报警称,在湖口县鄱阳湖南北港水域发现16只死亡的白琵鹭。此事引起省领导高度重视,省委书记刘奇批示:“要像查人命案一样严查毒杀候鸟行为,要一查到底,要从严从重判处!”

  省公安厅成立专案组,启动重大案件侦查机制,迅速开展案件侦破工作。1月4日,省公安厅发布消息称,6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

  为严厉打击非法猎杀候鸟违法犯罪行为,2011年起,我省连续8年召开鄱阳湖湿地候鸟保护工作会议,推动各级政府层层压实责任,强化保护措施落实,并牵头成立以沿湖15个县(市、区)政府及其相关部门为成员的鄱阳湖区越冬候鸟和湿地联合保护委员会,协调沿湖各地和相关部门共同开展湿地候鸟保护工作。去年1月1日至3月31日,我省在鄱阳湖区开展为期3个月、以打击非法猎杀越冬候鸟为重点的专项行动,对非法猎杀、收购、携带、运输、藏匿、出售越冬候鸟及其制品,非法捕捞、非法采砂这类破坏越冬候鸟栖息地和湿地环境的违法犯罪行为,依法从重从快打击,斩断利益黑手。

  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朱奇告诉记者,鄱阳湖区越冬候鸟和湿地联合保护委员会,就像织在鄱阳湖上的一张网,联动省、市、县、乡、村五级,一旦吹响号角,湖区周边从上至下全部投入候鸟保护战斗。

  “每年候鸟越冬期,我们实行‘零机关’模式,全局机关人员全部分组下乡驻点,充实一线保护力量。”朱奇说,该局通过进村入户发放宣传单、爱鸟讲座进校园、候鸟采茶戏剧团送戏下乡等方式,向湖区群众普及湿地候鸟保护和法律知识;开展社区共管共建,选聘当地经济困难村民,作为季节性巡护员或核心湖共管人员,既增加村民收入,又增强保护力量;采取项目扶持、聘请巡护员、帮扶民间护鸟组织的方式,鼓励民间力量参与候鸟保护和监督;每年春节前后,执法人员还深入沿湖腹地、农贸市场、餐馆酒店明察暗访,以奖励方式发动群众举报,及时发现捕杀、贩卖候鸟等不法行为。

  不要为观鹤而引鹤、惊鹤,让白鹤享受安全自由的越冬环境

  近年来,鄱阳湖水位变化大,导致根茎、苦草类食物短缺。自2012年冬季开始,陆续有白鹤在鄱阳湖周边一些废弃藕田觅食。一些民间组织以藕田为基地,建成了人工“候鸟食堂”。这一举措,有赞许,也有质疑。那么,这对白鹤保护到底是弊还是利?

  从今年白鹤选择越冬地情况来看,白鹤对人类的这一做法并不买账——所谓的人为“候鸟食堂”,不见一只鹤的到来。

  单继红认为,沉水植物减少导致以其为主要食物的白鹤离开自然生态环境,前往稻田和藕田觅食,不能片面判断是好还是坏。“白鹤的分布受鄱阳湖环境的影响大。以现在为例,当湖区水位低、水草茂盛、冬季鸟食充沛时,即使在外围种藕田,付出很多努力,白鹤也不会来,去冬今春还未听说藕田来了白鹤。”她说,“比起鄱阳湖,藕田范围太小,白鹤有‘别墅’住,何必去挤‘小房子’?”

  北京林业大学教授、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科学考察委员会副主任郭玉民告诉记者,白鹤是候鸟中的瑰宝,数量过少,是长寿命物种,可以活70年,哪里有食物,哪里有危险,它都记忆清晰。鄱阳湖的水草有丰年和欠产年之分,如果大湖食物吃完,白鹤就会根据记忆来到以往去过的藕田。所以,老百姓自种的藕田有时会成为白鹤的避难所,让藕田存在,等于是为白鹤多预留一条退路。

  但是,我省个别地方出现了为观鸟、拍鸟而种藕的现象,种藕者在距藕田很近的地方搭建观鸟棚。省生态学会秘书长戴年华对鄱阳湖围垦区藕塘生存环境中白鹤越冬期的行为(觅食、警戒、休息、行走等)进行了系统观察,他发现,每天9时至10时30分、14时30分至16时,有6至20名拍鸟爱好者来到藕塘。可能因为藕塘与自然生态环境的食物组成不同,藕塘中的白鹤只需要花费较少的时间就可以获得足够的能量,但白鹤警戒行为比在鄱阳湖自然生态环境中多出一倍。“这主要因为藕塘的人为活动较为频繁,白鹤需要花费更多的警戒时间。”戴年华说。

  “白鹤非常‘害羞’,也很机警,人一般距离它应在200米开外。”王文娟说,从这方面而言,人类活动影响到它了。一直监测“爱爱”的张树岩感触更深:“接触多了,就会觉得,这些鸟儿本不需要人类的保护,人类的行为反而影响了它们的生活,反说它们需要保护。”(记者 江仲俞 杨碧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