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正文

“治山老人”郭镇忠

时间:2018-10-26 13:48:19     来源:河北新闻网

  邢台县西黄村镇北会村南,那座最高的山,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彩虹山。
  曾经,彩虹山是当不起这个名字的。至少9年前,彩虹山的山头光秃秃的,别说树,连野草都长不好。山上还有采石点,炮声隆隆,烟尘滚滚,山体伤痕累累。
  现在的彩虹山,再不是旧模样。金秋时节,凭高眺望,彩虹山上绿影环绕,花花草草点缀其间,不时有鸟儿“叽叽喳喳”飞过……
  这一切变化,缘于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他叫郭镇忠,曾是邢台县一名林业干部。退休后,他放弃安逸的城市生活,把家搬到了山上,与树木花草结伴,用汗水给大山注入新生的希望。
  “我就是要在石头缝儿里种树”

年逾花甲的郭镇忠,挑着满满两桶水上山 记者邢云摄


  “太行最绿在三川,绿化断带有遗憾;浅山丘陵是瓶颈,科技投入是关键。”这是邢台县林业部门总结的顺口溜。几乎在山里干了一辈子的郭镇忠,对此再熟悉不过。
  邢台县是太行山最绿的地方。但在太行山东麓浅山丘陵区,却有一条长达30公里、宽18公里的绿化断带。彩虹山,就位于其中。
  “南泉至北泉,彩虹天天见。”说起彩虹山名字的来由,很多北会村村民都提到这句民谣。传说此山有两处清澈的泉水,天天出现彩虹,大山由此得名。
  郭镇忠的老家就在西黄村镇不远。彩虹山,是他心里最亲近的大山。他在基层乡镇干了一辈子,退休前在县林业局工作多年,“绿化断带”是他的一个心结。
  2009年,郭镇忠一退休,就包下了这片约6000亩的山场。他登上彩虹山时,山上早没了泉水,开山凿石的大小车辆没人管,山羊吃完了青草没法撵,山石裸露,极其荒凉,美丽的“彩虹”只剩下了传说。
  在彩虹山半山腰的小平房,记者见到了这位面色黑红的植树老人,也见到了不久前,郭镇忠在山顶上就地取材,用石板竖起的两面“旗”:一面刻着“生态修复”,一面刻着“回归自然”,中间镶嵌了一块儿形似中国版图的巨石。
  郭镇忠说,他现在顾不上考虑经济效益,首要的任务就是把树种活,让树长大,“生态修复”是第一位的,只有修复了生态,才能回归自然。
  他在山上见不得空地,只要登山就带着镢头。瞅准了地儿,高高抡起,一镢头一镢头地挖出一个坑,石头蛋子乱跳。“见缝插绿,我就是要在石头缝儿里种树!”老人的话里透着倔强。
  但是,哪有那么容易?彩虹山一带平均年降水量仅400毫米,天上下点雨就会裹着土冲下山,水土流失严重。山体的沙土层就像人穿的衣服一样,被雨水一层一层地“脱”掉。
  “山上没有地表水,地下水开采困难,低水高调费用太高,要植树,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缺水难题。”郭镇忠说,思来想去,只有向老天爷“借水”一个办法。
  郭镇忠懂得大山的脾性。他根据山势,设计出了一个“长藤结瓜、互连互通、汇集自如、自流灌溉”的集雨工程网。
  用机械开挖拦水渠,在汇水集中处建设水窖、蓄水池、塘坝。自上而下,层层拦蓄。降雨时,水沟有了积水就会顺势而流,进入塘坝之前先经过一个沉淀池,将夹杂着的泥石沉淀,清水注入塘坝。这个塘坝蓄满水,会通过水沟继续下泄,再经过沉淀池,注入下一个塘坝。
  位于山腰的一个塘坝,波光粼粼。相邻的沉淀池里存了不少泥土。郭镇忠说,山上缺土,池里的土会定期清理,重新利用。
  集雨工程网一举多得。郭镇忠将这项工程形象地称之为:“天上下雨山上流,冲走沙土变秃头,窖池塘坝齐集雨,栽树浇地不犯愁,节能便利又环保,满山树木绿油油。”
  到现在,郭镇忠在山上一共建了两个大水窖,4个蓄水池,3个塘坝,蓄水量达到6万立方米。浇树时,只要一拧开塑料管的龙头,水就哗哗流出,“自上而下,自流灌溉,不用水泵,不花电费。”他高兴地给记者演示。
  说起为啥在山里一待就是9年,郭镇忠说:“退休了,就想发挥点余热,摸索着种种树,把山变绿,就是这么点事儿。”他还说,彩虹山就是他的家,大山不绿他不走,“我说到做到!”
  “不讲科学,一味蛮干,行不通”

 

郭镇忠带着人们在山顶植树,这是他在刨树坑 记者邢云摄


  9年时间,郭镇忠在彩虹山上共种了40多万株苗木,成活率高达95%以上。
  被当地人称为“绿化断带”的彩虹山,如何重新穿上绿衣裳?
  郭镇忠说:“在彩虹山上栽树,必须讲科学,不讲科学,一味蛮干,行不通!”
  记者注意到,彩虹山上栽种的苗木,都不是他从外地买来的,而是他在山上自繁自育出来的。
  “自繁苗木能节省费用,更重要的是可以避免从外地调苗带入病虫害,因为不涉及长途运输,本土苗木移栽的成活率很高。”郭镇忠选定了油松、侧柏、椿树、刺槐、国槐、核桃、山杏、山桃等树种,“这些都是适合彩虹山生长的乡土树种。”
  郭镇忠带着家人和村民,到周围乡村采集侧柏、国槐、椿树等种子,并且远赴山西采集油松种子,“育苗难度最大的是油松,其对土壤及水肥条件要求高,小苗易发生立枯病等病害。”郭镇忠一边向林业部门技术人员请教,一边在实践中摸索经验。他还自制了点播工具,既提高了播种质量,又提高了播种效率。
  采种、催芽、播种、苗木管理、出圃,每一个环节,郭镇忠都亲力亲为,精心管理。近几年来,郭镇忠繁育的苗木除满足自己需求外,还对外销售300多万株,无偿为当地群众提供苗木2万多株。
  在浅山丘陵区搞造林,郭镇忠说,高标准整地是关键。
  他根据山场不同的地理条件,独创了开挖鱼鳞坑、水平沟,整修水平梯田、大坑客土整地造林等多种整地造林模式。
  比如,他将山顶石漠化严重的地方划出界线,用石头垒堾,把残存的沙土集中起来,实行固土育草造林,改变水的流向,阻止石漠化扩延。他还在山顶修建石漠化教育基地,立碑警示,教育来人。
  为了不破坏植被,他对30度以上的陡坡用挖掘机挖出1米深、面积约1.5平方米的鱼鳞坑,然后将表土层回填到坑内,实行存土育草造林,坑内沙土层达50厘米以上。鱼鳞坑呈“品”字形排列,间距3米,每亩平均50个鱼鳞坑,每坑栽树2至3株。
  为了较好保持水土,改善生态环境,郭镇忠带着村民在20至30度的坡面,用挖掘机开凿3米乘4米的大坑,将开挖出来的石块围在坑周围外沿,然后再往坑内客土,实行客土造林,土层厚度80至100厘米,每坑栽植侧柏或油松10株左右。
  这种大坑客土整地造林模式,冬季能够集雪,夏季能够集雨,坑内有利于集存沙土和枯枝落叶。郭镇忠总结说:“红石板上凿大坑,客土造林在其中,集雨集土集枯草,顽石低头树成峰。”
  在坡度20度且土层较薄的坡面,他用挖掘机将间隔带的薄层沙土集中起来,修成水平沟,把有限的沙土资源高效利用,实行聚土育草造林。水平沟间隔带一般为5至7米,沟内栽树2至3行,株行距一般为1米乘1米。
  而在坡度15度左右的地方,郭镇忠则开挖水平梯田,宜宽则宽,宜长则长,提高成地率,深度一般要求80厘米,水平梯田比降为3%,外修埝,里蓄水,梯田栽植树木株行距一般为1米乘1.5米。同时,根据栽植树种和土地条件,实行林药间作、林粮间作、林下养鸡,增加了一些经济效益。
  “固土、存土、客土、聚土、拦土”,郭镇忠用他自己创造的土办法,使全部山场实现了高标准整地。活土层增加了,土壤改良了,野菊花、铁杆蒿等花草在林间长得没了膝。
  在山上,育草育树同等重要。郭镇忠说:“野草是修复新垦土地的头等功臣,是防止水土流失的第一道防线。凭借草根的抓力,依靠草叶的覆盖,能够防止新修土地沙土飞扬和流失,所以说对野草要加以保护。”
  他解释,在草地栽植侧柏、油松、刺槐,由于遮荫保墒,能提高苗木的成活率。再者,在林地种植中药材,实现药材、树木生长两不误。此外,在油松幼林地内点种玉米,可以起到打伞遮荫降温的作用,使树木生长和粮食生产双受益。
  茂密的杂草变成雨水过滤器,鱼鳞坑和大坑成了存水器,水平沟和梯田成了吸水器,窖池和塘坝成了蓄水器,“有水、有树、有花草,守望大山,大山有了精气神。”郭镇忠欣慰地说。
  “待我老去,会把变绿的彩虹山还给国家”

 

郭镇忠在山腰的住处,为治山每年他都要穿坏好多双鞋子 记者邢云摄


  郭镇忠领着记者在彩虹山转悠,只见山路蜿蜒,一路上行,路旁的侧柏、刺槐、杏树、石榴树四处可见,或高或矮,或粗或细,成方连片,绿意盎然。
  “树苗都是我的孩子,看着它们一点点长起来,打心眼儿里高兴!”郭镇忠说。山风阵阵,老人面色黑红,他用长满老茧的手轻拍着树身,“好好长,快快长!”真的就像说自己的孩子。
  “在彩虹山上栽树,一要科学,二要守望,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治山成功。”郭镇忠说。
  深秋的彩虹山寒意袭人。半山腰老人居住的平房内,床边竖着镢头、钢钎等劳动工具,还有好几箱穿坏而舍不得扔的鞋,以及数不清的藿香正气水的空瓶。
  “天明出征,日落收工,一身臭汗,浑身轻松。”这是9年里郭镇忠治山的日常。
  “咸菜夹馍小米汤,野外食堂吃饭香。风餐露宿谁人知?自有松柏论短长。”这是郭镇忠治山的场景。
  9年间,胶鞋、布鞋不知穿坏了多少双,镢头不知换了多少把。
  9年间,他被烈日晒得更黑了,皱纹被山风吹得更深了,双手的茧子磨得更厚了。
  9年间,郭镇忠从一个人,到引来10多位当地村民加入,组成了一支“育林军”。他既是技术员、生产队长,又是司机、后勤部长。
  当地一位姓郭的石匠,从郭镇忠承包荒山伊始就跟着种树。后来,有的人都去打工挣钱了,他却留下了。为啥?郭师傅说,“看着大山一点点变绿,心情好,跟着镇忠哥干事,心里舒坦。”
  郭镇忠对治山要求严,但对并肩作战的村民处处关心。雨季造林时,酷暑难耐,为了防止中暑,他每天都为村民准备绿豆汤、藿香正气水,几年来喝了1万多瓶藿香正气水。郭镇忠笑着说:“我们栽的树之所以成活率高,是因为用藿香正气水灌的。”
  郭镇忠的精神感动了北会村村民,每年正月,村民都要组成文艺宣传队上山慰问,宣传队自编唱词:“彩虹山变了样,昔日荒山披绿装,劳模精神令人敬,实干精神是榜样……”
  现在,郭镇忠最高兴的事儿莫过于一棵棵小树茁壮成长,最放心不下的也是这些小树。今年夏天,作为全国林业系统的劳动模范,有关部门邀请他到北戴河疗养休假,他住了没几天就回来了,“放心不下彩虹山的树。”
  他希望带动更多的人投身治山,把“滴水必拦蓄、寸草必保护、寸石必利用、寸地必绿化、寸山变寸金”的治山模式推广出去,把太行山前的那条绿化断带“缝”好。
  一位老朋友跟他开玩笑:“你栽了那么多树,你要活到100岁,不愁没有棺材板了。”他幽默地回敬:“栽树不为做棺材,意在修身养心态,栽树不想发大财,只为营造好生态。”
  “我不图名,不图利,没有本事营造一片蓝天,但我有能力在八百里太行里营造6000亩的绿地。”郭镇忠说,“彩虹山姓‘公’,彩虹山上的树也姓‘公’。待我老去,会把变绿的彩虹山还给国家。”
  ■记者手记
  青山不老

 

郭镇忠正在讲解树木养护知识 记者邢云摄


  人世沧桑,青山不老。
  郭镇忠已经65岁了。他说,人终究要离开,但巍巍青山,苍苍依旧。
  他动情地说,大地是母亲,大山是父亲。“水土就是父母的血肉,你能忍心看着他们流血吗?”
  郭镇忠因为治山,获得很多荣誉,全国营造林先进个人、全国绿化奖章、全国林业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但对于记者的采访,他却一再婉拒。他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好。记者说,您得让人知道“彩虹山”意味着什么。登山拜访两次,他终于同意。
  半山腰的几间平房,是老人休息的地方。郭镇忠说,他准备在山上建一个纪念馆,讲一讲彩虹山的故事。
  彩虹山上种着两三千亩的松柏林,它们的根系深深地扎进石缝之中。也正因如此,它们经得起风折雨摧的考验。
  绿了荒山,白了头发,老骥伏枥,意气风发。郭镇忠又何尝不是一棵扎根大山的松树呀!他毅然放弃退休后的悠闲生活,回到家乡,回到大山,把脚印印在了荒山之巅。风餐露宿9年多,把6000亩的荒山变成了郁郁葱葱的林场。
  站在山顶向四周望去,群山起伏,山脊连绵,就像一片巨大的绿叶。今非昔比彩虹山,老人以此造福桑梓。
  郭镇忠说,平时,大家吃喝都在山上。吃的啥?咸菜,馒头。喝的啥?稀粥、白水。就是凭着这种精神,彩虹山一天天变得漂亮了。
  在2016年“7·19”强降雨时,彩虹山经受住了严峻考验:塘坝、蓄水池安然无恙,蓄满了雨水;水平梯田基本完好;区域内高低压电杆无一倾斜;房屋、仓库无一受损。
  “彩虹山好比成了拦水坝。”一直跟随郭镇忠种树的北会村村民王振芹说,满山的树木、野草牢牢抓住泥土,使村庄免受泥石流之灾。
  治山治水治穷,造林造绿造福。郭镇忠觉得,治山是他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他还要种更多的树,直到自己干不动了为止。
  为什么人们对这个退休的老人这么信任、尊重、喜爱,并支持他?因为他心里装着家乡,装着大山。
  梦想从这里开始,但“愚公绿山”的使命永不结束,还有更多的荒山等待着焕发生机。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我们期待老人的愿望早日实现。(记者 邢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