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正文

这里的每棵树都跟我的孩子一样 

时间:2018-10-24 14:11:50     来源:天山网

麦麦提依明·阿木提在柯柯牙绿化工程栽种的树林里

 

  “它们就像我的孩子!”10月11日下午,走在杨树林里,56岁的麦麦提依明·阿木提摸一摸这一棵树,抬头望一望那一棵树。
  这片位于阿克苏阿温大道两旁的杨树林,是柯柯牙绿化一期工程栽种的树木。32年了,它们早已从当年指头粗、还没有麦麦提依明个头高的树苗长成了参天大树。当年25岁的年轻护林员,也已成了年近花甲的老人。
  他从伐木工成了护林员
  1986年,在柯柯牙这片沟壑纵深的荒滩戈壁,吹响了荒漠绿化的集结号,数以万计的阿克苏人,以义务植树志愿者的身份,来到这里栽种下一棵棵新疆杨、胡杨、沙枣树等树苗。
  1986年,阿克苏地委、行署发出号召:在柯柯牙引水、植树,搞一个绿化工程,用宽幅林带挡住风沙。
  1987年3月,温宿县天山林场的25岁伐木工麦麦提依明·阿木提来到柯柯牙,成了柯柯牙绿化工程第一批三十多名护林员中的一员。
  从风景如画、绿树葱郁的山林,来到一片尚处于荒芜的柯柯牙,麦麦提依明心里的落差可想而知。
  “刚到这里,到处都是戈壁和盐碱,连一棵骆驼刺都不长,也没有芦苇,经常刮风。”麦麦提依明说,记得后来有一次夜里刮大风,居然把屋顶的草席给刮跑了。
  但从一名伐木工成为护林员,对麦麦提依明来说,不仅仅是身份的转变,更是担当起了一种伟大的使命。
  “从那时候起,我们每个护林员负责120亩树林,要确保成活率不低于85%。”麦麦提依明说,那个时候一年的工资只有1800元,但他很珍惜这份工作,认为护林员的工作比伐木工的工作更有盼头。
  这年秋季,当白天数以万计的义务植树大军把一棵棵树苗栽种下离开后,麦麦提依明他们就开始抓紧时间给树苗浇水。在戈壁、盐碱地种树,及时浇水是树苗成活的关键。
  “我们不分白天晚上,强抓时间给树苗浇水,就为了保证成活率。”麦麦提依明说,晚上实在困得不行,就靠在田埂上眯一会,饿了,就啃干馕,啃不动,放到渠水里泡一泡。
  春秋两季的植树季,是麦麦提依明最忙的日子,常常是一个多星期回不了家,尽管家里他管护负责的树林只有5公里,骑自行车也就是20多分钟的事。
 

柯柯牙绿化工程栽种的防风林

 
  妻子当面没有认出他
  麦麦提依明记得,在1988年秋季,赶上给树木浇水,连着半个多月没回家,妻子跑到柯柯牙防护林来找他。
  他浑身泥土,坐在田埂上休息,妻子居然没有认出他,问他“大哥,你见到我老公了吗?”他故意逗妻子,“你老公叫啥名字?”妻子听出了他的声音。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妻子哭着给他擦脸,拍去了身上的尘土。
  这一年夏天,妻子胃穿孔,麦麦提依明不在家,是邻居帮忙把妻子送到医院的。第二天,他到医院给妻子办好住院手续,又回到了柯柯牙,给他管护的防护林浇水。
  “刚来到柯柯牙的三年是最辛苦的,忙起来没时间休息,后来随着树苗一棵棵成活、长大,可以一周回一次家。”麦麦提依明说,到了1996年,工作稍微轻松一点了,每天可以回家吃个热饭了。
  麦麦提依明每天早晨天刚亮就骑着自行车出发,车上一把铁锹、一把坎土曼,下午天黑了,再回家。
  1989年,妻子生儿子那天,麦麦提依明和同事们一起到温宿县给柯柯牙种植的葡萄树买搭葡萄架用的木头。
  等麦麦提依明回到家,妻子已经生下了儿子。后来,女儿出生时,麦麦提依明守在跟前,算是弥补了对妻子的亏欠。
  儿子十多岁时,被麦麦提依明带到柯柯牙,儿子问他为什么经常不回家,他就给儿子讲在柯柯牙怎么种树、吃苦的故事。
 

柯柯牙绿化工程栽种的防风林

 
  最值得骄傲的是把青春献给了柯柯牙
  这些年,麦麦提依明他们守护的防护林长起来了,承包给果农们的苹果树、核桃树、枣树也都进入了盛果期,柯柯牙成为阿克苏人的聚宝盆。
  麦麦提依明说,现在工作生活的环境比当年好了不止几百倍,出门就能看到绿色,每天看着自己栽种、呵护长大的树林,比去哪儿旅游都开心。柯柯牙的树,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到有人砍伐或枯死,特别心疼,每天过来看一看,他心里才放心。以前没有栽树绿化的柯柯牙寸草不生,这些年来大家辛苦把树种活了,啥都能长了。
  他说,即便是过几年退休了,也不愿离开柯柯牙,离开他守护的这些树。他要一边帮儿女带孙子,一边守护柯柯牙的树。
  “这些年来,阿克苏的风沙越来越少了,降雨越来越多了,其中就有柯柯牙的功劳。” 麦麦提依明·阿木提说,“31年了,我把青春献给了柯柯牙绿化工程,这是我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31年坚守柯柯牙,麦麦提依明用一个父亲般的呵护,对融于阿克苏人血脉的柯柯牙精神作出了最美的诠释、注解。(记者 马少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