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正文

应急处置彰显国家力量

时间:2017-05-05 10:00:52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火场如战场,只有实行统一指挥,才能协调各种力量,戮力同心制火魔。


  “5·6”大火之后,我国首次成立中央森林防火总指挥部,并出台《森林防火条例》,自上而下的森林防火机构逐渐健全规范,形成了一套较为完善的森林防火应急指挥体系,满足了举国体制之下,统筹整合人力、物力、财力各种资源,集中优势力量,共克时艰、战胜灾害的战略需求。

  

  实践证明,我国的森林防火组织指挥体系不仅具有中国特色,而且彰显了国家力量和制度优越性。特别是在近年来全世界森林大火频发、防火形势日益严峻的情况下,我国最大限度地减少了火灾发生,保护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和国家生态安全。


  新中国森林防火指挥体系从无到有,从弱到强


  新中国最早的森林防火部门是1950年由东北人民政府组建的武装护林大队。1957年1月,林业部成立了护林防火办公室,主管全国护林防火业务工作,我国森林防火进入“以群防群护为主,群众与专业护林相结合”的时期,各地陆续建立省级森林防火机构。1979年,《森林法(试行)》从法律上规定了森林防火机构和要求,森林防火工作才得以复兴。至1986年底,全国18个省(区)建立了省级森林防火机构。


  1987年,“5·6”大火扑灭后,国务院、中央军委立即批准成立中央森林防火总指挥部(1988年更名为国家森林防火总指挥部),由时任副总理田纪云担任总指挥。与此同时,国务院颁布实施我国第一部专门的森林防火行政法规《森林防火条例》,贵州、宁夏、江苏、青海、海南、山东等省(区)迅速成立省级森林防火机构。


  至此,全国以国家森林防火总指挥部为“神经中枢”,正式建立了辐射全国的森林防火组织指挥体系。全国31个省(区、市),350个地(市、州)、林管局,2600多个县(市、区、旗)、林业局成立了森林防火指挥部,下设专门办事机构,并配备专职工作人员。全国的131个国营林业局、4100多个国营林场以及林区的乡村、厂矿、农场、牧场、铁路等部门,也大都建立了护林防火组织,配备了专职或兼职护林人员。森林防火工作全面加强,森林防火综合控制能力逐步提高,森林防火形势明显好转。


  2006年,国务院成立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负责指导全国森林防火工作和重特大森林火灾的扑救工作,协调有关部门解决森林防火中的问题,决定森林防火的重大事项等,成员单位包括国家林业局、原总参作战部、武警部队、外交部、发展改革委、公安部、民政部、财政部、原铁道部、原交通部、原信息产业部、农业部、原民航总局、原广电总局、新闻办、中国气象局、原总参动员部、原总参陆航部和武警森林部队等19个国务院部门和部队单位(后调整为22家单位)。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办公室设在国家林业局,承担指挥部日常工作。


  全国各地依据《森林防火条例》,坚持森林防火行政首长负责制,森林火灾防控能力明显增强,指挥部成员单位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团结协作、密切配合,为森林防火各项工作的顺利开展提供了强有力的组织保障。


  至2016年底,全国共建有森林防火指挥部3319个、办事机构3500个,森林防火专职管理人员23962人,1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建立了专职指挥员。


  全国联动,指挥调度规范有序


  当前,随着强厄尔尼诺现象持续发展,高温、干旱、大风等全球性极端天气引发了新一轮森林火灾高峰,世界各国都进入了森林火灾高发期。拿2016年来说,1月,澳大利亚森林大火烧毁原始林保护区;2月,哥伦比亚山火肆虐;5月,加拿大史上最大山火造成8万人流离失所,俄罗斯远东山火肆虐;8月,巴西里约热内卢北部山火逼近奥运场馆;11月,以色列海法山火失控;12月,美国田纳西州遭百年不遇山火……


  反观国内,虽然3月2日发生在甘肃迭部的森林火灾让全国上下心头一紧,但纵观全年,2016年仍然称得上风平浪静,全国未发生特大森林火灾、火烧连营和重大伤亡事故,森林火灾次数下降32.9%、受害森林面积下降53.1%,可谓自1950年有森林火灾统计数据以来的最好成绩。


  兵贵神速。火灾当前,能否有效进行社会动员,是火场制胜的关键,也是对执政能力的现实考验。


  加拿大艾伯塔省森林大火的扑救便是一例。加拿大是联邦制国家,各省相对独立。皇家骑警、武装部队归联邦管,消防队归各省管,省警、市警归省、市管,平常这套可以避免一家独大的体系出现弊端,在火烧眉毛的时候,就不免“都在忙却相互撞车”。此次大火期间,艾伯塔省消防队负责官员几次因协调外省消防队援兵感到筋疲力尽,而皇家骑警一开始对自己要负责灾民疏散,却又未被授权强制疏散感到不知所措;各省之间应急联动不够顺畅,政府统筹社会资源集中力量抗击灾害的能力明显欠缺,火灾失控后官方表示只能等待降雨。


  对比之下,我国对森林火灾的处置则更加从容淡定。近几年扑救的2006年内蒙古、黑龙江“5·21”、2009年黑龙江沾河林业局“4·27”、2010年黑龙江大兴安岭呼中“6·26”、2016年甘肃迭部“3·02”等历次森林大火,都充分展示了举国体制下防灾减灾的中国力量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


  完善运行机制,联防联控保平安


  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的有力领导是我们抵抗森林大火的最强武器,也是我国森林防火事业取得世界瞩目成就的最根本经验。


  这些年来,在不断的森林防火实践中,我国进一步理顺了森林防火指挥体系运行机制,并对预报预警、应急响应、应急保障等方面加以规范,逐步形成了协调有序、常态运行、精干高效的组织指挥体系。地方各级政府也相应制定了森林防火配套法规及森林防火责任追究办法等规章制度,不断细化完善森林火灾应急预案,依法治火的意识与能力自上而下得到进一步增强。


  2007年,国家森防指还成立森林防火专家组,专家“智囊团”可为森林防火工作提供决策建议、专业咨询、理论指导和技术支持,进一步提高了森林防火的科学性。


  国土有界,地域有边,但火灾无界。近年来,我国广泛开展了国际合作联防、国内不同行政区域联防等不同层次的联防活动,通过签订联防协议,成立联防机构,建立联防制度,有效地减少了森林火灾的发生和损失。


  战场求胜,不仅要有一呼百应的组织指挥体系,还要有畅通的应急通信系统。近30年,我国初步建成以超短波通信网为基础,以卫星通信和机动通信为补充的通信系统,森林防火通信覆盖率达70%。全国建立了国家到各省的基础网络、指挥调度系统和业务管理系统,基本实现了信息快速上传下达和火情“早报告”。


  实战演练是检验各方应急处置能力和实战能力的试金石。近些年来,国家和各省地市还频繁举办多种形式的实战演练,以确保一旦发生森林火灾,应急处置规范有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