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正文

贵州威宁:万亩草海重现碧波

时间:2017-04-06 09:10:50     来源:经济日报

  贵州威宁草海形成于清朝嘉庆年间,是一次山洪暴发后形成的堰塞湖,水域面积最宽时曾达50余平方公里。


  然而,由于缺乏生态保护意识,从上世纪50年代起,围湖造田、人口搬迁等人类活动给草海带来了毁灭性的破坏。人进湖退、人来鸟飞,草海生态系统一度濒临崩溃。


  每个生态系统都有其生长、发展的脉络和规律,一旦受到人为破坏,最终深受其害的还是依存自然的人类。失而复得需要付出高昂代价,草海的修复任重而道远。


  初春的暖阳下,湖面闪耀着万点金斑。水面深处,水草随波摇曳,候鸟翩跹起舞。


  岸边,大批摄影爱好者举着“长枪短炮”,专注地望着湖面和天空,随时准备按下快门,捕捉飞鸟的英姿。


  这就是贵州威宁草海。


  “高原明珠”功能几近丧失


  草海坐落于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西南隅,系金沙江支流横江的上游湖泊,是我国著名的高原湖泊。


  草海丰富的物种为越冬鸟类提供了充足的食料。草海保护区管委会的数据显示,每年有约230种、10万余只候鸟在此栖息繁殖及越冬,其中全球濒危的黑颈鹤达到2200多只,约占全球总数的五分之一左右。


  “在海拔近2200米的喀斯特高原,有这样大的一个湖泊,十分珍贵。”已关注草海保护工作20多年的中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委员、贵州省野生动物和森林植物管理站站长冉景丞告诉《经济日报》记者,草海作为黔西北高原重要的生态系统,对于调节周边毕节、六盘水及云南昭通等地的小气候,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草海对于维持周边地区地下水平衡的作用也很巨大。”冉景丞介绍,从草海渗入地下的水,为周边地区的地下水提供了充足的来源。“一旦草海干涸,周边地区的地下水也可能干涸;草海被污染,周边的地下水也将被污染。”


  草海所在的贵州省威宁自治县是国家级重点贫困县,时至今日,该县仍有13万余人尚未脱贫。


  为了填饱肚子,上世纪50年代末,当地人开始“围湖造田”,致使草海水域面积急剧减少,周边的森林也遭到严重破坏。


  到上世纪70年代初,草海又被人为放干扩为耕地。1972年,草海水域面积仅存5.9平方公里,周边的湿地面积也大幅缩减。人口大批迁入草海周边地区,形成了一批村庄。


  人进湖退、人来鸟飞,草海生态系统濒临崩溃。曾经亲自参与排干草海湖水的臧国胜老人回忆起往日的情景,仍叹息不止:“虽然肥沃的土壤增加了粮食产量,但草海的鱼虾快要绝迹了,候鸟也不来了,没有了生机。”


  资料显示,1956年到1982年间,草海集水区内的森林覆盖率由36%降至10%。同时极端天气的次数增多、时间延长,消耗了围湖造田带来的收益。


  “有时久旱不止,有时大雨倾盆。”臧国胜回忆,“大家都感到,以前的做法错了”。


  “劫后余生”治理提上议程


  面对惨痛的教训,草海的治理与保护被提上议事日程。


  1982年,贵州省政府决定建坝蓄水还湖。1992年,草海升格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995年,草海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湿地。


  经过30余年的治理,草海的水域面积已恢复到25平方公里,周边的沼泽地也达到20余平方公里,可谓“劫后余生”。


  然而,这对于庞大的草海生态系统来说,作用仍极为有限。草海保护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认为,“多年来,我们在草海治理上采取了很多措施,看上去有些效果,但治标不治本”。


  一方面,政府的大力宣传让群众爱鸟、护鸟的意识提高,为候鸟越冬创造了良好的社会环境;另一方面,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保护区内人类活动持续增加,对草海生态系统的负面影响不断增强。


  “保护区范围是依草海的集雨区划定,约96平方公里,不仅威宁老城区与草海部分重叠,而且周边的20多个村庄也依草海而生。”草海管委会环境监测处处长刘文说,“在2016年4月份之前,9万多人口生活、生产产生的污水几乎全部直接排入草海,老城区日排生活污水在8000吨左右”。


  同时,草海核心保护区有6万亩耕地,农民在耕种时,大量使用的农药、化肥,经雨水淋刷后约70%直接流入草海。


  威宁自治县环保部门的监测数据显示,2013年和2014年草海的水质都处于四类、五类和劣五类。


  此外,因植被退化,草海保护区内的水土流失面积达31.44平方公里,每年因水土流失而进入草海的土壤达5.29万吨至11.09万吨,致使其水位由原来的5米至6米变成现在的平均2米。


  几年前,记者曾数次进入草海,草海边缘水域呈褐色,一股臭味扑面而来,空心莲子草长得极为壮硕,岸边高楼耸立。“风景让人心醉,污染让人心碎”。


  2013年8月,中国科协组织多位院士到草海调研后警告,如不及时治理,草海预计将在37年后丧失其生态功能。


  多举措再现碧波荡漾


  多年的治理之路,始终未能有效解决草海保护与发展的矛盾。


  “投入不足,综合治理推进难度大。”草海保护区管委会副主任李茂在分析草海治理困境时说。


  据了解,此前国家在草海治理上的投入有限,威宁自治县自身财力困难,因缺乏资金,“让不少项目停留在规划阶段”。


  此外,负责草海综合治理与保护工作的机构也数次变迁,先后归属于环保、林业等部门,与地方政府的配合不够紧密。


  推进草海治理是一项系统工作,必须综合施策。2015年1月,贵州省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编制实施草海生态保护和综合治理规划”。当年11月,《贵州草海高原喀斯特湖泊生态保护与综合治理规划》获得国家批复,掀开了草海保护的新篇章。


  同时,贵州省也组建了高规格保护机构——草海保护区管委会,由威宁自治县主要负责人担任管委会的主要负责人。


  在治理中,贵州省把截污治污作为首要任务来抓,采取修建污水处理厂、截污管网、污水抽排、调水补水等措施,处理周边城区污水的排放问题。目前,投资0.74亿元的草海污水处理厂已建成投运,日收集处理城镇生活污水8000余吨。


  同时,当地还环草海修建了19座规模和投资较小的污水处理站,目前已有14个污水处理站投入运行,日收集处理生活污水3000吨以上,基本实现环草海周边村庄直排草海生活污水的收集和处理。


  在解决草海周边水源涵养及水土保持方面,贵州加大了草海流域绿化的力度,全面开展草海周边山头绿化工程。


  据了解,总投资24.77亿元的退耕还湿工程计划征收6万余亩耕地,目前已完成21200亩,为水域面积恢复至33平方公里奠定了基础。


  同时,投资20亿元的草海周边生态敏感区7112户棚户区改造和移民工程也正在稳步推进中,以从源头上减轻草海污染负荷。


  威宁自治县还积极打造以草海为重点的县城生态经济圈,鼓励发展生态旅游、生态农业等绿色生态产业,把人从单纯的土地依赖中解放出来。


  “虽然任务艰巨,但这一仗必须打好。”李茂说,原计划于2020年完成的截污治污、退耕还湿、环境绿化等多项攻坚战任务,都将提前至2017年完成。


  “生态的问题需要用生态的办法来解决。”冉景丞认为,推进草海综合治理,首要的是保护,要注重通过生态手段恢复其生态功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