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促进会 > 新闻资讯 > 正文

长江之肾洞庭湖遭遇水危机:湿地萎缩生态恶化

时间:2015-09-11 00:00:00     来源:经济参考报|0

洞庭湖严重缺水。
□记者 谭剑 史卫燕 周楠 长沙报道
在素有“鱼米之乡”和“长江之肾”美称的洞庭湖,一场前所未有的“水危机”正在袭来。
近日,湖南省委、省政府召开“洞庭湖水环境”专题座谈会。因长期跟踪报道洞庭湖水环境问题,《经济参考报》记者被特别邀请出席。来自湖南省水利、发改、环保、财政和农业等部门的负责人以及环洞庭湖岳阳、常德、益阳三市的党政领导纷纷发言,主题只有一个,即如何应对日益严峻的洞庭湖“水危机”。
长期以来,洞庭湖的水生态环境不仅影响着沿湖上千万人口的生产生活,更对维系整个长江生态系统的平衡发挥着重要作用。
尽管国家和湖南省对洞庭湖水生态环境问题高度重视,曾多次采取专项整治遏制湖区水环境恶化的趋势,但长期以来“固化”形成的湖区发展模式并没有得到根本扭转。在治理与污染的赛跑中,洞庭湖水生态环境日趋恶化。
房前屋后都是水,就是不能喝
位于洞庭湖腹地的南县因海拔低被称为洞庭湖的“锅底”。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原本“十年九涝”的南县如今却屡屡遭遇缺水危机。在南县华阁镇,当地为了开采地下水源,打井打到了地下150米。
类似的饮水难题,只是洞庭湖区的冰山一角。据湖南水利厅提供的数据,在整个洞庭湖区,此前纳入国家规划的饮水不安全人口832.1万人。近几年,随着水环境日益恶化,湖区规划外又新增了255.68万人需要解决安全饮水问题。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湖南省水利厅了解到,近十年来,为了解决湖区的饮水难题,各级财政在湖区累计投入36.48亿元,兴建各类农村供水工程3093处,初步解决722.3万人的安全饮水问题。
虽然“人饮工程”解决了大部分湖区居民饮水问题,但业内人士对湖区未来的安全饮水仍忧心忡忡,他们认为湖区安全饮水依然危机重重。
湖南省洞庭湖生态环境监测中心提供的多年监测数据显示,从2013年起洞庭湖出口断面再度出现五类水质。而长期的趋势分析也显示洞庭湖整体水质在恶化。1990年至2002年,洞庭湖湖体、出湖口断面各时段水质中,二至三类水质占比为37%,四、五类分别占53%和10%,没有出现过劣五类水质;而在2003年至2013年的十年中,劣五类水质占比已达到5%,四、五类水质分别为49%和46%,二、三类水质断面已经消失。
与外湖水体相比,湖区垸内内湖、沟渠水体的污染更为严重。在南县南茅运河、五七运河、安乡县珊泊湖等地,《经济参考报》记者看到很多沟渠严重淤塞、杂草丛生,沟港哑河水体发黑发臭,水面上漂浮着厚厚一层绿色藻类。
地表水不能饮用,地下水也受到严重影响。记者了解到,在南县浪拔湖、华阁等乡镇,原来广泛使用的“摇把子井”早已取不到水,深层地下水位也逐年下降。此外,湖区地下水铁、锰元素严重超标,处理成本高。近年来,养殖业无序扩张对地下水源造成污染,有的地方地下水已出现氨氮超标100多倍。
记者来到南县浪拔湖镇的水厂,技术人员在实地演示测验后告诉记者,地下水铁超标20多倍,锰超标四五倍,钙质也超标严重。南县水利局一名负责人说:“这是洞庭湖腹地较为普遍的现象,浪拔湖还算好的,隔壁的三仙湖等多个乡镇,地下水铁超标84倍,锰超标20多倍。”
“鱼米之乡”的农田灌溉也成难题。浪拔湖镇新口村村支书罗细安感触尤深,当地村民以前是担心水多了淹田,现在常常遇到缺水,基本的灌溉都很难保证。去年春耕时,有的村民要通宵“守水”,保证自家的田能被灌溉。由于水源减少,导致洞庭湖区罕见地出现为了争水引起纠纷。
来水量锐减,洞庭湖有可能成湖南新“干旱中心”
江湖关系的变化带来水量锐减,对洞庭湖水环境的影响十分明显,洞庭湖有成为湖南省新“干旱中心”的趋势。以联通江湖的藕池河水系为例,三峡工程建成前藕池河每年断流180天左右,建成后平均每年断流250多天,其中藕池河中支最多一年断流301天。
事实上,湖区干旱缺水,与当地江湖关系发生巨变、上游来水量锐减、地表水水量不足、地下水水位下降有着重要关系。
岳阳市水务局高级工程师刘固华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八百里洞庭”之所以浩浩汤汤,得益于南、北两股水注入,南水是湖南境内四大水系湘、资、沅、澧,北水是从太平、松滋、藕池三口注入的长江水。近年来,这两股水的入湖量都在急剧下降,长江来水尤甚。
湖南省水利厅提供的数据显示,上世纪50年代,长江水入湖量年均1331.6亿立方米,三峡工程建成后,这一数据减少到500.2亿立方米,洞庭湖水面面积萎缩了335平方公里。尤其明显的是,每年9月至10月三峡水库一开始蓄水,洞庭湖城陵矶水位比天然情况降低约2米。受此影响,洞庭湖提前近2个月进入枯水期,从11月中旬提前到了9月下旬。
受江湖关系变化影响,近年来,洞庭湖腹地的南县、华容、安乡等地多次出现特大干旱,大面积农作物绝收、人畜饮水困难。华容县素有“脚踏洞庭湖、头枕长江水”的美名,在2011年干旱时,县城竟无水可用,只能用一艘挖沙船,以每天16万元的成本,从长江水抽水,整个县城实行分时段供水。农村缺水,农民就往地下深挖上百米,打井取水。
水量减少导致湿地萎缩,生物多样性锐减。在南洞庭湖自然保护区,水体萎缩湖床变小已经使这里的鸟类集中栖息地范围萎缩至原来的三分之一;面积达几万亩的鱼类天然产卵场鲁马湖也已逐渐洲滩化,原来随处可见的水生植物野生菰如今难觅足迹。
雪上加霜的是,因水利工程年久失修、沟港河渠淤塞严重,加上越来越多的内湖“鱼塘化”,目前洞庭湖区垸内水系联结通道被切断,无法应对外湖水位减少的新情况。从小就在湖区长大的常德市西洞庭湖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张纪祥说,过去洞庭湖外湖和垸内沟渠之间都是互相连通的,整个水系是一个“活”循环,而现在却面临“死水一潭”的风险。
肆意投肥,“鱼米之乡”不堪污染重负
人口稠密、资源有限使湖区居民多年来只能“靠水吃水”,从当年大规模“围湖造田”,到改革开放后湖区农民大量施用农药化肥,再到生猪、水产养殖业无序扩张,一系列无计划无节制的开发严重破坏了洞庭湖的生态平衡,也造成了今天的环境困局。
地方经济要发展,湖区群众要增收,生态环境要保护,在发展与保护的矛盾之下,洞庭湖区面临着两难选择。2007年以来,湖南省对洞庭湖区造纸行业开展强力整治,关停了一大批“散、小、差”企业,但保留下来的企业产能均有较大幅度增长,废水排放总量依然不小。
湖南省人大环资委环境监督处处长刘帅认为,时至今日,湖区许多地方盲目追求经济增长的冲动仍难以遏制,来自长三角、珠三角和省内长株潭地区污染转移现象频频发生,一些地区新兴的产业园区也成为污染“重灾区”。如岳阳市云溪区,仅化工企业就有上百家,区内松阳湖已成为湖区一个污染极为严重的“毒瘤”,周边百姓意见很大。
洞庭湖生态环境监测中心副主任李利强认为,洞庭湖水污染正逐渐由量变向质变转化。近年来工业污染对洞庭湖水质影响有所减轻,但农业面源污染以及生活污水直排影响却在持续增加。前些年造纸企业污染的只是局部水域,对洞庭湖总体影响不大;而农业特别是养殖业无序扩张以及大量生活污水直排,污染范围更广,治理难度更大,影响也更深远。
《经济参考报》记者多次深入湖区调研,目睹了养殖业带来的严重污染。在洞庭湖区的临澧县柏枝乡的一家大型养猪场外侧,记者看到厂区内棕黑色污水正源源不断倾入厂区外的池塘内,池中淤积大量黑色污染物,阳光照射下污泥散发刺鼻恶臭,一里路外闻之都令人作呕。仔细查看后,记者发现池塘周边若干沟渠与外界水系相连,污水随之流出,最后汇入澧水进入洞庭湖。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自从猪场建成后,村民赖以生存的水库里的水受到重度污染,地下水也无法饮用,用水库水灌溉的米颜色发黑,一捏粉碎。
类似的规模化猪场在洞庭湖区比比皆是。记者从岳阳、益阳、常德的畜牧水产部门了解到,洞庭湖区周边密布着20多个养猪大县,沿湖三市规模以上(年出栏500头)养猪场均有1500家左右,规模以下的更是数量惊人。
据湖区多地环保部门介绍,近年来养殖业污染占群众投诉量的40%至50%。在岳阳市一个生猪养殖大镇,居民打井下去,几十米都还有猪尿猪粪味。在益阳市南县一些养殖业大镇,地下水氨氮超过国家标准100多倍。
生猪调出大县岳阳县畜牧水产局副局长王麒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一个年存栏600头的养猪场为例,每天污水要排放70到150吨,那么一个万头猪场,排污量相当于2.5万人的排污量。由此推算,湖区养殖业的排污总量远超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之和。
除生猪养殖外,湖区水产养殖污染形势同样严峻。在湖区,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养殖水面,仅常德市养殖水面就达150万亩。为追求产量,上世纪80年代起,湖区养殖户们就采取向水体投肥的养殖模式,近年来愈演愈烈,高峰时每亩水面的年投肥量达到接近500公斤,大量氨氮超标的废水最终流入洞庭湖。
此外,不少渔民信奉“有病治病,没病防病”,养殖滥用药品现象在湖区普遍存在,其危害远胜于一般性污染。由于现有的污水处理厂不能处理抗生素等药品,它们进入饮用水源后,极可能对人体造成伤害。
力保“一湖清水”,治理如何跑赢污染?
在采访中,不少湖区居民感叹,洞庭湖最大优势是水,现在最大的问题也是水。以长远的眼光看,要保住“一湖清水”,必须处理好发展与保护、污染与治理之间的矛盾。
目前,湖区地下水开采过度,地下水位逐年下降,部分旧水厂水源锐减甚至枯竭,无法正常运行,农村的摇把子井更是大量废弃。为防地下水枯竭,必须从加大水源补给、提高地表水水质的根子入手应对水危机。
湖南省环保厅副厅长潘碧灵建议,在科学论证的前提下,建设一批有利于改善洞庭湖水生态的重大水利工程。如从湖北石首和公安县境内长江段引水入湖工程,沿湖周边河湖疏浚工程等,以改善洞庭入湖出湖水量水质状况,恢复和提升其污染消纳能力。
多位水利专家表示,2011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的“建设一批河湖水系连通工程”政策,对于切实改善湖区民生水利、缓解饮水燃眉之急意义重大,相关市州已制定多个实施规划,应抓紧配套政策资金予以落实。
此外,湖区还要克服片面追求GDP、短期经济效益的发展理念,以可持续的方式实现“后发赶超”。严格按照生态环境保护优先的原则把好新上建设及产业项目关。应对各地规划及上报的基础设施及产业项目再进行一次梳理,剔除对湖区生态可能产生较大负面影响的项目。
《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长期以来,湖区生态优势并没有得到发充分发挥,湖区有着巨大发展潜力的生态农业、生态旅游、现代物流、环境保护等产业发展还相对滞后,传统发展思路对新兴产业的发展形成制约。
一些带来巨大污染的传统产业也亟待改造升级。如湖区养殖业要走出高污染低效益的困局,关键还是要在发展模式上进行突破,走绿色发展之路,重新打造“洞庭鱼米香”生态品牌。
实际上,湖区一些企业已在探索生态养殖模式。湖南省大湖股份珊泊湖分公司总经理赵德华介绍,该公司近年来采用生态养殖的方式,既减少了投肥量,又提高了鱼肉品质。
2014年,《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规划》获国务院批复,标志着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建设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湖区对此普遍感到振奋。“值得注意的是,生态经济、绿色经济、低碳经济、循环经济不能是一个筐,什么都往里装。”刘帅说,“洞庭湖生态经济区是要以生态的方式去发展经济,探索的方向错了,就会误失良机。”
“规划立足保障生态安全、水安全、国家粮食安全等,为洞庭湖区提供了一个全新定位,明确了洞庭湖的治水模式由侧重防洪保安向兼顾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综合治理转变。”湖南省政协委员、洞庭湖区域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会首席专家李跃龙表示,在水环境持续恶化的背景下,洞庭湖区只有尽快实现由被动治理到主动防护的转变,才能在治理与污染的赛跑中胜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