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促进会 > 新闻资讯 > 正文

生态文明改革:只为“望得见山水 记得住乡愁”

时间:2015-08-12 00:00:00     来源:光明日报|0
  今年以来,一系列在生态文明建设领域的有力举措,彰显着中国政府锐意改革的意图和决心:
1月,印发《关于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意见》;3月,印发《国有林场改革方案》和《国有林区改革指导意见》;5月,决定在九省市开展国家公园体制试点……
建设生态文明必须对现行的不符合生态文明要求的制度、体制、机制进行改革,而改革的初心,就源于人们对“望得见山水,不再有乡愁”的渴望。
    用第三方治理破解污染难题
    经过在全省范围内招投标,湖南骏泰浆纸公司最终选择了湘牛环保公司对自己的污水处理厂进行改造、运营和维护。2013年9月,双方签订了为期10年的第三方运营合同,骏泰每年支付5000多万元的运行费用,湘牛则负责将造纸废水深度处理后达标排放。
    排污者通过缴纳或按合同约定支付费用,委托专业的环境服务公司治理污染,这一治污新模式即为“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今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意见》。“《意见》的出台为推进第三方治理探索提供了指引和规范,提高了污染减排的灵活性和效率水平,将对激发社会资本进入环境污染治理市场的积极性、健全国家环境治理体系产生积极影响。”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研究员董战峰评价道。
    各地开始大力实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目前,上海正在电厂除尘脱硫脱硝、城镇污水处理、餐饮油烟治理监控等七大领域进行试点;河北选定环境公共服务、工业园区集中治污、重点行业深度治理、农村环境整治四大领域为重点;湖南以“政府责任主体环境治理项目”为主要方向,面向全省征集第一批“鼓励实施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推介项目”。
    董战峰指出,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要注意理清第三方治理与公私合营两种模式的关系、界清排污企业与环境服务企业的责任、强化第三方治理监管能力等问题。“以责任界定为例,第三方治理模式的引入并不意味着排污企业治污责任的转移,而是在合同约定的情况下,履行污染物排放以及监管环境服务企业的责任。”
    为国有林场找准公益定位
    5万多亩的贵州拱拢坪林场是毕节市12个国有林场中兴建最早、规模最大、森林资源最好的一个。放眼望去,三四十厘米粗的杉树、马尾松鳞次栉比。
    “这主要得益于政府对国有林场生态公益功能的精准定位。”毕节市林业局副局长高守荣说,2009年以来,毕节大力推进国有林场改革,通过“财政输血”将所有国有林场从“事业单位企业管理”转型为“财政全额拨款事业单位”,留给国有林场的“作业”只有一个——“少砍树、多栽树、栽好树”。
    毕节的案例仅是全国国有林场改革的一个缩影。
来自国家林业局的数据显示:全国现有国有林场4855个,分布在31个省份1600多个县(市、区),大多地处江河两岸、水库周边、风沙前线、黄土丘陵和硬质山区。
    “国有林场在维护国家生态、木材、物种和粮食的安全,促进国家经济建设等方面作出了重大贡献,也付出了沉重代价。”国家林业局原局长赵树丛坦言,长期以来,国有林场虽为事业单位却实行企业化管理,“不城不乡、不工不农、不事不企”,没有明确的支持政策和稳定的公共财政投资渠道。
    “国有林场还普遍面临资源管理弱化、基础设施落后、债务负担沉重、职工生活困难等问题,推进改革势在必行。”赵树丛说。
    今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国有林场改革方案》和《国有林区改革指导意见》,为推进国有林场和国有林区改革指明了方向。“改革的思路和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坚持公益性改革的方向,坚守‘森林资源不破坏、国有资产不流失’两条红线。”赵树丛强调。
    让国家公园体制惠及全民
    “国家公园体系在中国是个新概念,在如此高级别的政治会议上强调环境保护问题并不多见。”当《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加快生态文明制度建设”“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时,美国保尔森基金会自然和环境保护项目总监牛红卫感慨道。
    接下来的事情更令牛红卫感到兴奋。今年6月8日,中国发改委与美国保尔森基金会签署了《关于中国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合作的框架协议》,双方将在试点技术指南、案例研究、体系研究及机构能力建设等方面开展合作。
作为一百多年前美国始创的一种保护地模式,国家公园如今已成为全球公认的保护地典范。据环境保护部生态司副司长柏成寿介绍,目前,我国共有各种类型保护地数千个,包括自然保护区、世界文化自然遗产、地质公园等,总面积约占陆地国土面积的18%。“由于各类自然保护地按生态要素建立,分属环保、林业、农业、海洋等多个部门和单位管理,不论建设还是管理,都人为地割裂了生态系统的完整性。”
    “这些问题给实际管理工作带来了一些困难和矛盾,影响了保护区体系的整体保护成效。”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司司长张希武说,这也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原因所在。
    “需要强调的是,试点并非针对国家公园这一实体,而是国家公园管理体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部研究员苏杨指出,由于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涉及13个部门,部门之间能否有效协调将是改革的一大挑战。
    虽然建设国家公园体制的探索之路不会一帆风顺,开展试点也会面临诸多挑战,但牛红卫相信,中国正在取得重要进展,因为“中国政府知道公众需要更多的绿色空间和洁净空气”。(记者 张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