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促进会 > 新闻资讯 > 正文

绿色守护 广东全面提升生态文明建设水平

时间:2015-07-28 00:00:00     来源:人民日报|0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正是蝉鸣荔熟季节,7月上旬,“‘伊利杯’珠三角最美乡村评选活动”在罗浮山脚下的田牌村热辣启动。

  3年前,广东兴起了新一轮绿化广东大行动,通过实施“乡村绿化美化工程”,乡村自驾游迅速成为珠三角最流行的旅游方式。

  吃老本

  差点吃掉“排头兵”

  “你们广东,插根筷子都能长出叶子,还用搞绿化大行动?”刚刚卸任广东省林业厅厅长的张育文,时常会听到这样的质疑。

  时光倒流到1985年。当别人忙于发展生产、填饱肚子时,广东已开始把目光和行动放在绿化荒山、发展林业上,提出“五年消灭荒山,十年绿化广东”。对于这项决策,很多人不理解:改革开放正酣,为何盯住荒山?1991年3月,一份漂亮的答卷摆在面前——国务院授予广东“全国造林绿化第一省”荣誉称号,南粤人民开始乐享生态建设成果。

  自此,历届广东省委省政府,立足全省经济社会长远发展和人民群众切身利益,锐意探索,走出了一条用理念推升意识、用意识催生创新、用创新指导实践、用实践惠泽民生的生态建设新路。

  尽管广东地处亚热带,水光热条件好,植物生长旺盛,然而,森林面积排名却一度下滑到全国第九位、森林蓄积排名居第十二位。森林资源总量不足、结构不优、质量不高、功能不强的“短板”非常突出。更令人揪心的是,不少林业人躺在“全国造林绿化第一省”的功劳簿上,不思进取,广东林业生态建设走到了十字路口。  

  2013年8月,广东省委省政府作出了《全面推进新一轮绿化广东大行动的决定》,提出实施“四大工程”——森林碳汇工程、生态景观林带工程、森林进城围城工程、乡村绿化美化工程;构建“五大体系”——北部连绵山体森林生态屏障体系、珠江水系主要水源地森林生态安全体系、珠三角城市群森林绿地体系、道路林带与绿道网生态体系、沿海防护林生态安全体系;实现“六个提高”——提高森林覆盖率、提高有林地面积、提高森林蓄积量、提高林业建设科技含量、提高现代林业管护水平、提高林业产业惠民效益。

  建设美好家园,给子孙留下碧水蓝天。“第二次绿色革命”在南粤大地展开。

  养宠物

  不如认养一棵树

  “养猫养狗养宠物,还不如认养一棵树。”在惠州森林公园红花湖景区,“青年林”“志愿林”“巾帼林”“国防林”“毕业林”……翠绿盎然,生机勃勃。去年4月,市民谢灶阿姨主动认种了一棵菩提树,才一年多点,它就长高了几截。“养棵小树就像养了只宠物。”每到周末,谢阿姨都要来园区给小树除草、浇水。呼吸着新鲜空气,看着树越长越高,别提心中有多美了。

  两年来,惠州市参加认种认养的单位有200多个、市民近2万人,面积达900亩。

  围绕《珠三角发展规划纲要》,广东着力构建“一屏(环珠三角外围生态屏障)、一带(南部沿海生态防护带)、两廊(珠江水系蓝网生态廊道和道路绿网生态廊道)、多核(五大区域性生态绿核)”的生态安全格局,形成城市森林化、乡村园林化、道路绿荫化、农田林网化、湿地生态化的城乡联动绿化格局。

  广东同步强化与福建、江西、湖南等周边省份的合作,共建南岭山地森林及生物多样性生态功能区,构建粤北及珠三角外环森林生态屏障带。同时,加强粤东西沿海滩涂红树林、基干林带和纵深防护林建设,构筑复合型沿海防护林森林生态系统。    广东美不美,关键看乡村。广东将乡村绿化美化工程与新农村建设、推动城乡一体化结合,突出资源禀赋和文化底蕴,整体推动乡村公园化、生态化。

  走马珠三角,“花城绿城建设行动计划”在各地扎实推进。深圳注重完善郊野森林公园、湿地公园建设;佛山实施城市升级绿化战略行动;珠海大力提升绿化景观;惠州全面开展森林绣花工程等重点生态工程建设……新一轮绿化广东大行动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全省森林覆盖率达58.6%,森林面积1.62亿亩,绿色版图不断扩大。

  走市场

  减排也能赚大钱

  河源市龙川县,盛产“恐龙蛋”和“桃花水母”,是名副其实的生态林业县,也是广东“森林碳汇工程”的试点县。

  “现在大家都喜欢种叶子大的阔叶林树种,如杜英、红椎、枫香等,主要是看重它们的碳汇功能,比针叶林强得多。”种了38年树、看管着5000多亩林地的育林员余大德,讲起“森林碳汇”,竟滔滔不绝。

  2012年3月,广东省省长朱小丹率队来到这里,跟当地干部群众一起,种下了一万多亩阔叶混交林。3年过去了,手植的小杜英已蹿至4米高,万亩示范林亦长势喜人。

  “森林碳汇是指森林植物吸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并将其固定在植被或土壤中,从而减少该气体在大气中的浓度,通过实施‘森林碳汇工程’,全省森林一年可吸收二氧化碳2000万吨左右。”龙川县林业局局长邱艺平深有体会。

  “容量有限、资源有价、使用有偿”。2013年,广东成为全国启动碳排放权交易的试点省,并完成首批碳配额分配启动交易。第一个“卖碳翁”是广州大学城华电新能源公司,首次便卖出二氧化碳2万吨。该公司运营的全国最大分布式能源站,利用烟气余热烧水供应18万师生,压根没想到,减排二氧化碳还能赚大钱。    今年5月,林业温室气体自愿减排项目——广东长隆碳汇造林项目获得签发。该项目位于梅州、河源等欠发达地区,共实施碳汇造林1.3万亩,预计年均减排1.7万吨二氧化碳当量。

  截至2014年,广东省完成碳汇工程造林1100万亩,森林同化二氧化碳总量超过11亿吨,固碳总量3亿余吨,森林放氧效益总值3772亿元。

  “‘森林碳汇’是新一轮绿化大行动的指挥棒,通过它,可吸引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来参与林业生态建设,孕育出更多的‘卖碳翁’!”广东省林业厅厅长陈俊光表示。

  好生活

  城在花中绿满眼

  村前,清池绿荷并蒂,蝶舞蜂飞;村后,古樟荫天蔽日,暗香浮动;村中,崭新的住宅青瓦白墙,鳞次栉比。“这么好的景色,这么靓的房子,咋能不高兴。”63岁的村民林富瑶说。

  在韶关市乳源瑶族自治县一六镇乌石岭村的这一幕,是普通百姓分享生态建设成果众多生动的例证之一。

  黄细花自打担任惠州市旅游局长,就开了一个微信公众号,推介当地旅游,关注民生诉求。最近,“花姐”又推出一个主题——“今年夏天,有一种旅行,叫惠州。”

  “花姐”的底气,来自惠州去年9月捧回的“国家森林城市”这块金字招牌。在创建国家森林城市的征程中,该市种下的是树木花草,改善的是生态环境,提升的是民生质量,目前,全市森林覆盖超过了六成,这也成为越来越多的人悠游惠州、定居惠州的理由。  产业低端、污染严重……曾经的“世界工厂”东莞,如今可以感受到它清晰的生态脉络。山区片被银瓶山森林公园、大屏嶂森林公园等包围;沿海片有威远岛森林公园与海岸线遥相呼应;市区片有黄旗山城市公园、水濂山森林公园、同沙生态公园相映生辉;中部有大岭山森林公园、黄牛埔森林公园穿插;水乡片有多个百年古老风水林、13个湿地公园。

  周日的同沙生态公园,湖光山色,欢歌笑语。在一个六角亭里,来自长安镇港资电子公司的尹女士正带着两岁的女儿喂食锦鲤,小家伙“咯咯咯”地开心不已。谁能想到,这个公园前身是个林场,上世纪80年代差点被开发成“仙鹅湖度假村”,几次三番要上马,市里最终还是保住了这片处女地。2006年,东城街先后投资近10亿元,征地、拆迁、整治、美化,建成了同沙生态公园。面对如画美景、如鲫游人,公园负责人感慨地说:“昨天的付出,换来今天的回报,值!”(记者 罗艾桦)

相关阅读